1. 查看首頁 > 《錦繡田園:騙個夫君來種田》

錦繡田園:騙個夫君來種田第三百九十四章 對策

2019-11-07

    “罷了,既然你都已經決定了,那就去吧!”

    “謝王妃,時辰不早,我還要進宮,這就告辭了。”

    寧王妃巴不得他趕緊走,于是讓人送他出去。

    夏思涵跟在后頭直到上了馬車才敢開口道:“方才說話的王夫人,她家的女兒是夏迎春的好友。若是我沒記錯的話,如今這二人可是都在競爭同一個位置,今日卻不見夏迎春,許是在別處制造什么機會去了。”

    夏思涵看慣了這些爭斗,對于他們的招數自然清楚。

    李錦炎卻道:“她們如何爭搶世子我不管,誰能被選中也不管我的事,眼下我們要面臨的問題是那個冒牌王爺。今日這番試探,發現他并非普通人,不但會功夫,而且氣息隱藏很深,連太醫都能騙過。想來是有一些能力的,若是小九真的過去,且不說王府的暗衛,就是此人也未必能夠對付。”

    李錦炎的擔憂也是夏思涵的擔憂,小九若是冒然前去,肯定會壞事的。

    兩人沉默片刻,夏思涵突然靈機一動,笑道:“錦炎,王妃既然設好了圈套讓我們鉆,我們何不將計就計?我們不但要尋找名醫,還要插手世子的婚事。”

    李錦炎不明白,疑惑地看著夏思涵。見狀,夏思涵解釋道:“今日王爺回府,世子卻不在府中,你可知為何?”

    “為何?他知道這是個假的?若不然就是他對這樁婚事不滿意。”

    夏思涵點頭,“確實,但我寧愿相信此事他毫不知情。世子雖然不喜爭斗,但也不是傻瓜,他若是知道躺在床上的不是王爺,還能這么淡定?只能說,他對王妃替他安排的婚事不感興趣,若不然,又怎會不在府中?”

    夏思涵的分析很有道理,慕容青墨確實不愿意跟這些所謂的高門大戶接觸。在他看來,若不是兩情相悅,這婚事說到底也不過是場交易罷了。

    此時慕容青墨正在別院,他早就看上了一位姑娘,直接將人藏了起來。如今王府里都是想要將自家女兒送到他懷里的人,他卻在此享受難得的寧靜。

    “世子,不回去看看嗎?若是王妃替你選了一位美嬌妻,你總歸是要見見的。”

    女子柔聲勸說,慕容青墨眉頭緊鎖,沉聲道:“美若天仙又如何,還不是互相利用?那是母親選中的女子,又不是我喜歡的,是誰都無所謂。”

    慕容青墨抬手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轉而抱著身旁的女子滾到了床上。

    “我身邊有你在就好,若是你再為我生下孩兒,我便能將你帶進府里,今后只要你一人即可。”

    他的承諾讓女子歡喜不已,兩個人緊緊摟在一起。

    這一切寧王妃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慕容青墨沒開口,她就當不知情。等到大婚之后,這個女子自然有世子妃來處理。現在還不能將慕容青墨逼得太緊,本就岌岌可危的母子關系,她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徹底失去自己唯一的兒子。

    夏思涵和李錦炎回到家中,小九緊隨其后。

    “東家,王府情況如何?我看王府外頭的侍衛不是很多,暗衛好像也沒有之前那么多,是不是有事發生?”

    “這我倒是不知,王府暗衛應該都是直接聽命于王爺的,若是他們有什么特殊的任務,想來也是王爺發號施令。不過那個冒牌貨卻是個深藏不漏的,我們的計劃有所改變。”

    夏思涵提醒小九,同時告訴她近日在王府中看見的一切。

    小九沉聲道:“習武之人都能調整控制自己的呼吸,但是長就算調整也會被發現,除非他們是專門練這種功夫的高手。像是龜息功,可以裝死人,幾乎不用呼吸,若是這種人,其實也沒什么可怕的。”

    聽了小九的話,夏思涵的心剛落地,就聽見小九道:“不過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此人內功極高。不如我先前去試探一番,看看他到底是何種情況。”

    夏思涵的心又提了起來,小九見狀正色道:“不管是哪一種,屬下都要過去試探一番才知道。”

    “不行,那樣太危險了,你一個人過去萬一不敵,寧王妃不會放過你的。”

    夏思涵第一個想到的并不是自己的計劃被破壞,而是小九的安全,這讓小九十分感動,不過這都不是問題。

    “東家,若是有人幫我就不成問題。”

    “誰?”夏思涵在腦海中搜索,一個身影跳了出來,“你是說楊青澤?”

    小九點頭,“正是,若有他相助,我去王府應該不成問題。”

    夏思涵看了看李錦炎,后者會意,“我去找他,在我回來之前你千萬莫要私自行動。”

    小九答應了,此事也不急于一時,他們有的是機會。

    不過寧王府好像等不及了,就在李錦炎他們想要找機會試探冒牌貨時,寧王妃已經敲定了世子妃的人選。高門大戶竟然一個都沒選,卻選了個五品小官的女兒。身世倒是清白,家底并不豐厚,容貌只能算得上是清麗,總而言之就是平淡無味。

    這結果讓眾人嘩然,如此出身的都做了世子妃,那小妾的人選又該如何去選?

    寧王妃就是要讓她們知難而退,王府中的妾室若是甘愿屈居人下,那自然能夠進府,可若是不甘愿,那就永不入府了。

    三日后的晌午,慕容青墨從別院回到府中。寧王妃時隔多日見到兒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可是想到不久之后的大婚,她也只好將這股怒氣往肚子里咽了。

    “青墨,這么些日子不見你,你也不說看看你父親。都這么大了,還不如個庶子,那李錦炎還知道過來看望,甚至要去遍尋名醫,你呢?留在那院中可曾想過半分你父親的安危?”

    聞言慕容青墨抬眸看了一眼母親,只是淡淡回應:“母親何時為父親想過?父親都這樣了,我請來的大夫也被母親您攔著。他不過是吊著口氣罷了,母親還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時候?”

    慕容青墨就差沒說出真相了,寧王妃極力隱忍,并不發作。

    ()

    搜狗

透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