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靈天幻夢》

靈天幻夢第五百五十六章 三道規(二)

2019-11-07

    “什么?我們的人被抓了?被誰抓了?”虎穴負責安保方面生意的主管突然就接到手下人的電話,幾乎有點不敢置信。他第一反應就是安小語出手了,但是想了想安小語不可能對這樣一個小人物下手,實在是有點摸不著頭腦。

    但是緊接著他就被自己接下來聽到的這個故事震驚了。

    聽說余良是因為一個小姑娘的原因,找到了西南城區的太子爺要人,結果到了之后發現他們人少打不過,所以提出來要單挑,結果單挑被人打了個半死,小姑娘卻被不知道什么人救走了。

    啟億一口咬定這一切都是余良的計劃,讓余良將他們的人交出來。

    安保主管開始牙疼了,所以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在那么回事?他馬上就覺得,這件事情肯定不只是一個小姑娘那么簡單,于是他馬上讓手下的人開始聯系啟億那邊,想要得到有關那個小姑娘的一些消息。

    然后他馬不停蹄地找到了虎穴在東南城區的總負責人陳副幫主陳塘。

    陳塘聽了安保主管的話之后,說道:“那個小姑娘的資料調查出來了沒有?”

    “我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已經讓人去查了,然后馬上就通知了副幫主您,估計過一會就要有消息了。”安保主管說道。

    陳塘想了想,吩咐道:“你等到消息查到之后,你親自過來一趟,記得帶上那個余良在公司里面的關系證明,到時候我們走正規程序先禮后兵,先去試探一下對方的意圖再說。”

    安保主管就怕陳塘想要硬上,聽到對方的話之后瞬間就松了一口氣,說道:“好的,晚上九點之前我就到。”

    掛了電話之后,沒過多久手下人果然送來了有關這件事情的調查報告,但是卻發現什么都沒有發現。這個小姑娘的到底是誰?長什么樣子?從什么地方而來?和什么人有什么關系?

    這些問題他們都沒有調查到,仿佛這個小姑娘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其實也不怪他們查不到,有關離子的事情,已經經過軍委和修行者總盟來管理,畢竟事關東海海族和人類之間的關系,所以離子的所有資料都是封存的,基本上都只比安小語低了一個保密級別。

    按照這個級別的保密機制,所有的視頻監控,所有的社會資料,所有的人際關系,所有的生活痕跡,都要被保存在中央超級大計算機的存儲庫里面,除非等級足夠,誰都不準動。

    他們這些作為勢力當中最底層的幫派,怎么可能找得到有關離子的詳細信息?

    帶著這樣的結果,安保主任馬不停蹄地來到了東南城區陳塘的臨時住所,將自己調查到的結果交給了陳塘。陳塘看了之后勃然大怒,說道:“無恥小兒!傀儡堂在挖坑!”

    安保主任提醒道:“也不排除小姑娘的背后還有什么更加可怕的人的可能,副幫主,還是穩妥為好。”

    陳塘瞪著眼睛看了一眼安保主任,看得他三魂亂跳,不再敢說話了。但是馬上陳塘就說道:“你說的沒錯,還是穩妥為上,我們先帶著錢過去,試探一下啟億這小子的口風,然后再做定奪。”

    安保主任大喜,說道:“什么時候出發?”

    “現在就去!”陳塘站起了身,從旁邊拿過了自己的大衣穿在身上,直接邁步走出了辦公室。安保主任跟在后面,著急地問道:“不帶點人嗎?”

    “帶人?老子是虎穴在東南城區的總負責人,他們還能把我也扣下不成?難道還想真的來一場幫派大戰啊?既然如此,為什么要帶人?雙方談判誠意最重要,你帶著人過去了,到底是來談判的還是來打架的?”

    安保主任噤若寒蟬,只能老老實實拎著錢箱,跟著陳塘上了車,朝著藍帶魚酒吧的方向過去。

    到了藍帶魚酒吧的門口,陳塘皺起了眉頭,說道:“不對吧?這個地方不是東南城區的地盤,你的人怎么管到這邊來也不說一聲?生瓜蛋子?”

    “倒不是生瓜蛋子……”安保主任解釋說:“陳副幫主你也知道,咱們這次擴張人手實在不足,所以盡量培養新生干部,這個余良,就是來到東南城區拉生意成績最突出的一個,幫派自然是盡心盡力培養,不過因為臨時上馬,還是太過晉級了一些。”

    “嗯。”陳塘點了點頭,表示對于這種情況他還可以理解,于是也就沒有太過追究責任。

    兩個人帶著兩個手下,拎著錢箱到了藍帶魚酒吧,好說歹說沒有把人帶回來。啟億只說一分錢不要,只要那個小姑娘,就讓陳塘更加確認,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什么貓膩。

    大半夜的從藍帶魚酒吧里面出來,你陳塘將手里的終端一把扔到墻上摔碎,痛聲罵道:“媽的臭小子!跟我在這兒耍什么脾氣呢?”

    安保主任也是皺起了眉頭,問道:“這件事到底要怎么處理?”

    陳塘說道:“明擺著就是這小子給咱們挖的坑,傀儡堂最近才跟安小語他們簽了協議,要接手東南城區的一些東西,我們手里的那個商場和場子都在他們的劃定范圍之內,看來他們是打算把我們給趕出去了!”

    安保主任說道:“那這也未免太下作了一點吧?道上明明就是所有的 個人恩怨都不能牽扯到幫派的利益,這個小子在打擦邊球?”

    陳塘冷笑道:“屁的擦邊球,你一直慣著白面上的生意你不知道,傀儡堂啟松那個老家伙,是靠著賣兒子上位的,你以為他怎么那么多的兒子?我告訴你,他已經死了兩個兒子了,都是用來關鍵時候做替罪羊的!”

    “還有這等事情?”安保主任有些詫異。

    看著陳塘陰沉的臉,安保主任說道:“那這件事情就有點大條了,涉及到兩個幫派的利益,我們要不要上報幫主?”

    “還沒打起來呢就上報幫助?我陳塘不是那種軟弱無能之輩,什么事情都要上報幫助,要我要你何用?”

    “那我們接下來要怎么做,還請陳副幫主示下。”

    “示下不示下的,文縐縐酸的要命,反正現在臭小子咬定了要小姑娘,反正我們也找不到,諒他們也不敢無緣無故就殺掉我們虎穴的人,這件事情等我明天調查清楚再說,今天不爽,陪我去喝酒。”陳塘有些氣惱地說道。

    “那我安排一個夜場。”安保主任掏出了終端,結果就被陳塘按住了手。

    “大半夜的去什么夜場?春風正好,我們去吃燒烤!”陳塘大手一揮,帶路走向了路邊的 一個燒烤攤,看得安保主任汗如雨下。

    這個燒烤攤剛剛金了東南城區,距離藍帶魚就把也不過二里地的路程,抬起頭來就能看到傀儡堂的槍口,陳副幫主果然如同幫派里傳聞的 那樣,簡直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雄。

    無可奈何,安保主任只好坐下來,和陳塘一起吃燒烤,喝啤酒,吹著春天夜晚的暖風,突然覺得這樣坐在仇敵家的門口吃肉喝酒,確實是人生一大快事,于是便放開了吃喝,很跨就醉倒在了桌子上。

    第二天從床上爬起來,安保主任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腦袋,洗漱了一番之后,出門去找了陳塘。陳塘的精神狀態就比他好多了,看了他一眼說道:“年紀輕輕身體不行,平時多鍛煉少泡妞。今天我們去找張舒婕!”

    對于前面的兩句話,安保主任只是覺得有些心暖,暗道陳副幫主果然是懂得團結幫派成員,但是聽到最后一句的時候卻是愣了一下,問道:“為什么去找張舒婕?”

    剛問出口,安保主任就明白過來了,他們還沒有和張舒婕談成正式的合作,所以才被傀儡堂搶先了一步挖坑給他們跳,現在這件事情涉及到三方的勢力,事情又是在東南城區發生的,當然要找地主來協商。

    何況他們和各個商場簽署的安保協議也都是正規的,受到法律保護的,可以說是一種半黑半白的生意,應該合理合法,就算沒有跟張舒婕打過招呼,受到保護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現在他們的人就這樣被人帶走了,而且理由還這樣莫名其妙,當然要找張舒婕要個說法,到時候兩個勢力一起針對啟億,事情就會好辦很多。

    想明白了之后,安保主任問道:“那我們需要準備一些什么?”

    陳塘說道:“咱們虎穴有什么特產?第一次上門拉關系,總要送點禮物。”

    安保主任又有些轉不過頭腦來了,兩個地下勢力互相串門能跟普通親戚朋友一樣嗎?上去還帶特產?于是他腦子一抽,問道:“刀槍棍棒?”

    陳塘瞪了他一眼,安保主任趕緊改口,說道:“我去買點手工灌腸跟特制火腿回來。”

    陳塘這才點了點頭:“不用太多,意思到了就行,到時候到車上了等我。”

    張舒婕和顧昀看著桌子上的一塑料袋灌腸和旁邊冷柜里面的巨大火腿,是在是有點出乎意料,不是說東北城區虎穴的人都是莽夫,怎么就出了這么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主?

    但是他們還是沒有表現出有什么驚訝,或者是什么明顯的偏向,只是說道:“你們也看到了,東南城區百廢待興,我們的人手也不夠,所以才沒有拒絕你們兩個鄰居過來插一手這種行為。”

    “虎穴之前來到東南城區拉生意,我們是沒有阻攔的,傀儡堂和我們談合作,也很愉快。東南城區只要我們暫時還掌控不到的利益,全都是開放給你們,等同白地,現在出了事情,沒道理來找我們要個說法。”

    安保主任笑著說道:“你們誤會了,我們并非是想要要個說法。人人都說我們虎穴是莽夫,但是說實話,我們只是不喜歡這種陰謀詭計而已,我相信和互學這樣直爽的幫派合作,肯定能夠讓貴幫派更加輕松。”

    “但是我們依然沒有為了這樣一個直爽的合作伙伴,得罪另一個合作盟友的道理。”張舒婕委婉地說道。

    “其實也沒有別的原因,我們來這里,只是為了讓貴幫派安心,因為這件事情,我們和傀儡堂必然是要好好交涉一番的了,他們對我們先出了手,我們不能放著不管,這次來只是讓貴幫派有個心理準備,不要影響了我們接下來的合作。”

    看到張舒婕死死咬住并不表態,陳塘也不再堅持了,只是這樣說道。

    張舒婕也是換上了一張笑臉:“原來是這樣,那這些禮物我們收下心安理得,今后希望兩個幫派能夠精誠合作,作為前輩,還希望不管是哪一方,都要給我們小輩一條活路才是。”

    “好說,好說!”陳塘說完,沒有利益可得,轉身就走。

    顧昀冷笑著說道:“這人還真是個直腸子。”

    張舒婕說到:“小語的計劃要得逞了,這些人現在已經進入了戰備狀態,只需要我們在旁邊煽風點火,傀儡堂和虎穴一定會因為這件事情鬧起來,對了,啟億那邊的 事情辦好了沒有?”

    顧昀聳聳肩:“今天早上我就看到那幾條魚帶著人回來了。”

    同一個早上,傀儡堂在東南城區的負責人熊讓砸碎了兩張桌子和三張椅子之后,終于消了氣,撕下已經破碎不堪的衣袖,大聲地問道:“人怎么就沒有了?”

    手下戰戰兢兢,說道:“昨天晚上的時候副幫主你讓我們去讓太子爺把人還回去,但是太子爺的人說,昨天晚上太子爺心情好,帶著兩個小妹去了什么地方,他們也不知道。”

    “我們也沒敢進去,就在太子爺的家里等了整整一宿,真的!等了一宿,今天早上的時候,我們就接到了消息說,太子爺不見了!昨天和他在一起的兩個小妹什么都不知道,她們都被人打暈,然后太子爺就不見了。”

    “廢物!”熊讓抬起了手,嚇得兩個手下瑟瑟發抖。

    但始終這一巴掌還是沒打下去,熊讓只是鼻孔噴著粗氣說道:“滾!找不到太子就別給老子回來!”

    另外一邊熊讓的親信問道:“副幫主,這件事情畢竟涉及到了太子爺,要不要上報?”

    “先緩兩天!我倒要看看,他們虎穴到底想要做什么?”熊讓冷笑著說道:“陳塘今天來沒來?”

    “來了,帶著幾個兄弟,就在咱們大堂里面坐著,說是要跟您見面,討要一個說法!”

    “還是特么的老樣子!”熊讓不屑地說道:“老東西沒安好心,假裝太子的事情跟他們沒什么關系,想給我施壓?門都沒有!我倒要看看他們虎穴這一次到底還是不是莽夫!我去見他!”

    副手連忙叫到:“副幫主,衣服!衣服!”

    熊讓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支零破碎,于是一把將身上的襯衫徹底撕碎,從旁邊拽了一套新的穿上,走出了辦公室。

    陳塘已經在傀儡堂的東南城區臨時分舵等了許久,隱約能夠聽到樓道里傳來的乒乒乓乓的聲音,不由得心頭冷笑,心道熊讓這個家伙果然還是這樣的暴脾氣,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收斂和忌諱。

    他知道,傀儡堂和虎穴兩個組織,根本上來說就是兩個性質,一個老謀深算,一個莽夫社團,但是雙方必然都猜到,涉及到東南城區的事情,對手肯定會出奇招,就好像虎穴派出了與莽夫完全不同的陳塘,而傀儡堂著派出了和算謀完全不搭邊的熊讓。

    在這一方面上,雙方打了一個平手。現在就好看看,到底是陳塘能夠戰勝熊讓,還是熊讓能夠更加運氣好一點了。

    見到熊讓之后,陳塘看了看熊讓有些破皮的拳頭,說道:“熊副幫主果然是愛護手下,裝修這種事情還親力親為,在下佩服得不行。”

    熊讓聽出了陳塘的諷刺,想到啟億被人帶走的事情就來氣,于是也沒有給他好臉色,說道:“你們今天來是為了什么鳥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耽誤老子裝修,老子今天要把東南城區整個裝修一遍了事!”

    陳塘倒是一愣,不知道這個壯漢今天到底吃錯了什么藥,心中盤算著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發生,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地說道:“今天這件事很簡單,你家太子把我們的人抓了,我今天來要人,有什么條件大家商量一下。”

    聽到這件事情熊讓就來氣,我還沒跟你要人呢,你就先找上我來了?于是他冷聲地說道:“要人沒有,尸體你們倒是可以帶回去,到時候我當著你的面親自動手,給他一個面子。”

    陳塘越發的感覺可能是出什么事情了,不然熊讓不可能這樣毫不忌諱地根本不給自己臉面,但是越是這樣,陳塘越是拿不準主意,于是最后問道:“你可要想好了,啟億和余良是因為一個女人對上了,難道你真的要把這件事情抬高不成?你這是在犯規!”

    熊讓已經不耐煩了:“到底是誰在犯規你自己心里清楚,既然你們是這個態度,那我們都別客氣了!”

    “我什么態度?”陳塘愣了一下,隨機大怒:“你什么態度?!”

    “就這個態度,愛聽不聽,不聽就滾!”熊讓轉身離去,留下陳塘一臉懵逼。

    從傀儡堂的分舵走出來的時候,陳塘的腦子還是沒轉過來。

    到底發生了什么?
透开奖结果